40個農户眼中的脱貧變化

2021-01-04 09:47:56 來源:經濟日報 評論:0 查看數:0
[摘要]

2020年,解決困擾中華民族幾千年的絕對貧困問題取得歷史性成就。2021年,我們要堅決守住脱貧攻堅成果,做好鞏固拓展脱貧攻堅成果同鄉村振興有效銜接。新年伊始,翻動2020年行走記下的一頁頁筆記,希望的田野、美麗的鄉村,還有那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又浮現在心間。記者從採訪筆記中整理出40個農户和30個農村基層幹部的經歷與思考,與讀者分享。

這40個農户分別來自記者採訪走過的廣東韶關市、陝西商洛市和安康市以及貴州省沿河、從江、榕江三個貧困縣。需要説明的是,這40個農户都是記者在採訪中瞭解的,“樣本選擇”沒有經過“學術標準”考量,算不上社會學意義的調查。但是,這些隨機遇到的農户也許更能反映出普通人生活的變化。讓我們透過普通羣眾的日常,來感受脱貧攻堅帶來的巨大變化。

剛剛過去的2020年,全國所有貧困縣實現了脱貧摘帽。這一年,記者隨着脱貧攻堅的鏗鏘鼓點,行進在南北鄉間,感受着脱貧攻堅的努力,也分享着人們走出貧困後的喜悦。

新年伊始,翻動2020年行走記下的一頁頁筆記,希望的田野、美麗的鄉村,還有那一張張鮮活的面孔又浮現在心間。記者從採訪筆記中整理出40個農户的變化,與讀者分享。

這40個農户分別來自記者採訪走過的廣東韶關市、陝西商洛市和安康市以及貴州省沿河、從江、榕江三個貧困縣。需要説明的是,這40個農户都是記者在採訪中瞭解的,“樣本選擇”沒有經過“學術標準”考量,算不上社會學意義的調查。但是,這些隨機遇到的農户也許更能反映出普通人生活的變化。讓我們透過普通羣眾的日常,來感受脱貧攻堅帶來的巨大變化。

貧困之困

健康教育和倡導健康生活方式應成為下一步鄉村建設的重要內容

脱貧攻堅最後這幾年都在啃硬骨頭,幫助最難脱貧的那羣人走出貧困。經過前些年的努力,最後“沉澱”下來的貧困人口是哪些人?他們為什麼貧困?

“病”是導致貧困的最主要因素。記者走訪的40個農户中,貧困户有33户,其中27户是因病致貧。疾病拖累着這些農户,使他們在脱貧路上走得沉重而艱難。

尤其是癌症、尿毒症這樣的大病,往往會讓多年積蓄化為烏有。“屋漏偏逢連夜雨”,有時,一家甚至有兩個以上成員生病。

在廣東韶關南雄市烏逕鎮新田村,記者走訪一户李姓人家。64歲的老人患有肺氣腫,每天都要吃藥;原本是家庭支柱的兒子又患有慢性腎炎,幹不了重體力活;2018年,兒媳婦被查出乳腺癌,做了手術。在醫保政策等扶貧措施幫助下,老人説,如今醫藥費負擔大大減輕,家庭生計沒有問題。但是,記者在採訪中也感受到籠罩在他們心頭的那份精神困頓仍無法卸去。2020年,記者走訪過的27個因病致貧農户中,有5户是兩個以上家庭成員生病。

夫妻倆加上老人孩子構成了農村家庭的主體。在這種家庭結構中,如果作為“頂樑柱”的丈夫或妻子病倒,家庭就會不可避免地陷入貧困。記者在廣東南雄市油山鎮上朔村一位姓徐的貧困户家裏,看到的是一幢二層小樓。迎面客廳裝修講究,幾乎看不出是貧困户。41歲的主人説,房子剛剛建好他就查出了尿毒症,每年看病需要2萬多元。父母都已60多歲,還有兩個孩子在上學,只能靠妻子一人打工維持,生活一下子困難起來。2016年他家被列為扶貧對象。他説,現在一年看病不超過2000元。看病負擔減輕了,自己也要努力把日子過得更好。

記者走訪的27户因病致貧農户中,家庭“頂樑柱”患大病的有8户,有殘疾人的家庭佔7户。

在秦巴山區的陝西安康漢濱區關家鎮小關移民小區,記者遇到一位81歲的老人。他一生撫養了兩兒五女,不幸的是老二殘疾,58歲了還單身一人。夫妻倆都已80多歲,和這個孩子一起生活。在易地扶貧搬遷政策鼓勵下,他們從深山搬到移民小區來,居住條件有了很大改善,但是生活起居仍有許多不便。

在粵北樂昌市,記者也見過一位90多歲的老人和60多歲、腿部殘疾的兒子一起生活。這幾年,各種幫扶政策在居住和經濟方面極大地提高了他們的生活水平,但他們仍然是需要關注和幫助的羣體。

脱貧攻堅路上,我們做到了“一個都不能少”。行走在各地農村,記者看到即使最偏遠的村落、最困難的農户也得到了基層幹部不遺餘力的幫助。然而疾病和殘疾仍困擾着農村困難羣體。脱貧攻堅改變了農村生產生活的基礎條件,接下來健康教育和倡導健康生活方式應成為鄉村建設的重要內容。

兜底之“底”

醫療、教育和住房是農村脱貧最需要“兜”住的“底”

“兜底”是脱貧攻堅的重要制度安排。這些年,醫療保險、大病扶持、養老補貼、教育保障、住房建設等有針對性的措施,在農村脱貧幫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把農村最貧困的羣眾“兜”起來,才能保證脱貧攻堅的“成色”。兜底保障需要千條線萬條線,在過去一年走訪中,記者從農户身上切身感到醫療、教育和住房是農村脱貧最需要“兜”住的“底”。

家有病人,生活最難。這些年醫療保障體系在農村發揮了巨大作用。記者走訪的27個因病致貧的農户中,有10户明確表示,扶貧政策落實後看病的負擔明顯減輕了。家有慢性病人和大病患者的農户,這種感覺更明顯。

教育往往佔農户家庭支出的大頭。教育幫扶是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關鍵舉措,給農户帶來新的希望。

在粵北南雄市烏逕鎮田心村記者走訪過一個不完整的家庭。女主人姓黃,2017年丈夫在修建房屋時意外去世,家庭立即陷入困頓。她本人患有眼疾,很多活都沒法做,兩個孩子都在讀書。怎麼辦?村裏幫她家落實了教育補貼政策,一家三口享受低保,她本人每月還有380多元的殘疾補貼。兩個孩子的學業支出不再是問題。記者到訪時,她的兒子已在一所技校學習,14歲的女兒在烏逕中學讀初中。

住房一直是農村發展的縮影。“攢錢蓋房”也一直是農村人對幸福生活的質樸追求。從土坯房到磚瓦房,再到住進小樓房、外牆貼瓷磚,房子形象地標註着農村發展的進程。住房保障讓農民實實在在體會到温暖。在粵北山區,記者走訪了南雄市烏逕鎮田心村一個貧困家庭——李幹珠家。李幹珠79歲,愛人76歲。他們無兒無女,住在村邊一處祖輩傳下來的土坯房裏。列入貧困户之後,2017年政府補貼,村裏幫忙,為他們修建起70多平方米的磚瓦房。兩位老人每月能領養老金和低保金,生活有了保障。

農民一直把住房當作人生大事。在陝西安康市漢濱區縣河鎮財梁社區,67歲的譚永英住上了樓房。她多年隨老伴在外地打工,2012年全家回到村裏時,久不住人的老屋已經坍塌不能居住。那些年他們便一直租房住。後來,村裏有了易地扶貧搬遷政策,他們搬進了移民小區。兒子在社區公益崗位工作,孫子在附近中學讀書。“家更像個家的樣子了。”她高興地説。

仔細一算,記者一年走訪的33個貧困户中,有11户直接得益於農村住房保障政策,改善了生活條件。“兜”住農民住房的“底”,讓農民安居,這是脱貧攻堅的成效,更是鄉村振興的基礎。

產業之“興”

脱貧產業要符合當地實際情況,不能走得太快,更不能盲目求高求新

產業是實現脱貧的重要抓手。貧困地區產業發展改變人們的生產方式,讓農民有了穩定收入、實實在在脱貧。產業脱貧在各地有豐富的實踐。2020年記者走訪的40個農户中,從產業發展中直接受益的有21户。

什麼樣的產業脱貧帶動效果好?人們説,那些“貼着地面”的產業帶動農民最多,促進脱貧的效果也最好。

產業怎樣“貼”到地面?在秦巴山區的陝西安康市記者看到,當地把工廠辦到羣眾身邊,讓搬出來的羣眾方便進工廠。易地扶貧搬遷是安康推進脱貧攻堅的重要舉措。短短5年時間,有300多萬人搬出深山。搬出來,如何能致富?安康的做法是大力建設社區工廠。

這很像上世紀80年代江浙一帶的“工業下鄉”。當地在符合條件的小區裏建社區工廠,大多是勞動密集型企業,毛絨玩具是主要產業。移民搬遷來的人們在小區居住,在社區工廠上班,既能照顧家庭,又能保障收入。

在安康市漢濱區,記者隨機走訪了10户移民新區的搬遷羣眾,其中有8户是近3年從外地打工返鄉的。他們之所以放棄外出務工回鄉來,就是因為家門口有了工廠。儘管回鄉後的工資可能沒有在外高,但是能和家人團聚是他們更大的企盼。人回來了,社區有了人氣,地方發展也就有了新氣象。

與安康這種讓工廠“貼近”羣眾的方式不同的是,很多地方直接把當地特色產品發展成產業。貴州沿河土家族自治縣中寨鎮就通過發展茶葉產業直接帶動羣眾致富。該鎮志強村的廖三勇在50歲之後不再外出務工,而是在村裏尋找致富門路,想過種桃樹、栽辣椒等多種辦法。2018年,村裏發展白茶產業。他積極參與,領辦專業種植合作社,一年收入就有六七萬元。

沿河是江蘇張家港市的對口幫扶縣。近年來張家港積極幫扶該縣發展鄉村產業。記者在沿河縣中界鎮高峯村見到了羅賢國。他和妻子都患上了腰椎間盤突出,幹不了重活。在外地打工10多年後,2008年他們回到村裏,卻找不到增收門路。2019年,張家港市在村裏投資辦起鵪鶉養殖場,他在養殖場打工年收入7萬多元。這種“貼着地面”的產業不僅可以吸引農民就業,還能讓農民充分分享發展紅利。

“貼着地面”的產業關鍵要符合農村資源、地理環境條件和勞動力素質等多方面的實際情況。既然是產業,當然也面臨升級問題。但是,在剛剛實現脱貧、羣眾生活狀況還需鞏固的階段,脱貧產業不能走得太快,更不能盲目求高、求新。

脱貧之變

脱貧攻堅改變了貧困羣眾的生活,也增強了他們前行的力量

脱貧攻堅帶給鄉村的變化是豐富而深刻的。

在貴州最後一批摘掉貧困縣帽子的榕江縣,記者曾走訪過八開鎮黨央村。村黨支部書記李世繽的愛人周桂英,從小在貴州黃平縣縣城長大。周桂英説,2004年她嫁過來第一次進村,在很遠的地方下車,跟着丈夫走了3個多小時才到村裏。村裏當時不通電、沒有自來水,用柴火燒飯。一個縣城長大的姑娘,開始完全無法適應這裏的生活。

2005年村裏通了土路,2007年家裏買了摩托車;2016年她家買了村裏第一輛小汽車,丈夫還當上村幹部,修通3000米連户公路,家家户户門口有了水泥路。這位外來媳婦説,“誰有這麼大本事,才幾年工夫就改變了這個小山村?共產黨真了不得,我也要爭取入黨”。這位淳樸的山裏媳婦寫入黨申請、參加學習,後來成了一名共產黨員。

對貧困户而言,除了生活的改善,他們切身感受到的還有被關心被尊重。走訪貧困户時,記者經常會問農户與幹部的關係,有13個農户明確表示,現在村幹部經常來。駐村幫扶幹部更是讓貧困户感激,廣東韶關的多位貧困户告訴記者包户幫扶幹部經常上門走訪。這種經常性走動,讓貧困户感受到濃濃的關愛,不僅改善了幹羣關係,還激發出貧困户內在的脱貧動力。

激發起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有了前進動力。在廣東南雄市油山鎮下惠村記者還走訪了一個叫沈明朝的年輕人。2016年因為父母生病,在外打工的他和妻子回到村裏,生活一度陷入困境。在扶貧幫扶單位和村裏幫助下,他享受補貼政策購買了拖拉機,開始承包土地種水稻。後來逐步擴大規模,日子一天天好起來。説起扶貧帶來的變化,他説:“我變得敢借錢了。以前是借錢看病,心裏害怕。現在是借錢發展,心裏有底。”記者到訪時,他已經考取了駕照,剛購置了一台大型拖拉機,還準備買收割機。

貴州脱貧攻堅的一項重要工作是推進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實施人畜分離改造。祖祖輩輩下層關牛羊豬、上層住人的生活方式發生了變化。餘秀中是從江縣加榜鄉黨扭村第三村民小組第一户進行人畜分離改造的農户。坐在鋪上水泥地板、壘起鍋灶的家裏,他説,這些變化過去想都不敢想。兒子餘春雷從浙江打工回來,高興地説:“以前住得很不舒服,不敢把朋友請到家裏來,現在我們更願意在家裏接待朋友。”

那穿山越嶺的通村公路,那修葺一新的山村,那乾淨整潔的農家小院,脱貧攻堅帶來的這些變化都是看得見的。然而,脱貧攻堅帶來的看不見的改變更深刻、更持久。粵北貧困户有了貸款發展的勇氣,秦巴山區的農民走出了窮鄉僻壤,貴州的苗家侗寨自信地邀請朋友來做客……這些變化無疑更激動人心。

(責任編輯:許永廷)
分享:

評論

文明上網理性發言
0條評論)
最新評論
    相關閲讀

    百姓抒懷全面小康

    01月04日 09:01

    評論(0

    PS早安秀

    01月04日 09:01

    評論(0